華東醫藥兩天市值蒸發57億 是否存在信批違規?

2020-01-20 20:33:58來源:新浪財經作者:小思

  華東醫藥這兩天突如其來的大跌,讓不少投資者傻了眼。

  本周一(1月20日),華東醫藥開盤就大跌了7%。截至下午收盤,股價報21.42元/股,跌幅3.56%,總市值374億元。

  算上周五的跌停,1月17日、1月20日(中間隔了個周末)兩個交易日,華東醫藥的市值共蒸發了57億元。

  對于華東醫藥的下跌原因,市場一度全然“懵圈”。直至華東醫藥自己于周一“官宣”:

  “2020年1月17日,華東醫藥股份有限公司全資子公司杭州中美華東制藥有限公司參加了國家組織藥品集中采購和使用聯合采購辦公室(以下簡稱“聯合采購辦公室”)組織實施的第二批國家組織藥品集中采購的投標!

  “中美華東已通過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仿制藥質量和療效一致性評價的產品阿卡波糖片(商品名:卡博平)參與了本次投標,經聯合采購辦公室開標并根據規則評標后,中美華東阿卡波糖片本次因價格因素未能中標!

  公告承認:

  “阿卡波糖片是中美華東的核心品種之一,2019年銷售收入預計達到 30 億元以上。本次集中采購未能中標將給公司阿卡波糖產品未來發展帶來新的挑戰!

  很顯然,華東醫藥近期股價波動與17日進行的國家藥品集采招標不無關聯,但相關信息的發布卻遲滯至1月20日才進行。

  同時,市場在17日上午晚些時候,即開始流傳相關集采結果,華東醫藥的股價也在同期出現了劇烈波動,下午更是長時間跌停。

  這迅速引出了幾個問題。

  第一、 華東醫藥本次招標結果是否構成對其股價產生較大影響的重大事件?公司的信息披露是否及時公平?

  第二、 在上周五集中拋售華東醫藥投資者,是否利用了這種信息不公平?

  第三、 面對藥品集中采購這樣存在重大不確定性的重要信息,藥企在信息披露上還能做些什么?

  姍姍來遲的“官宣”

  1月20日早間,華東醫藥公告,全資子公司參與第二批國家組織藥品集中采購的投標,經聯合采購辦公室開標并根據規則評標后,中美華東阿卡波糖片本次因價格因素未能中標。

  華東醫藥表示,阿卡波糖片是中美華東的核心品種之一,2019年銷售收入預計達到30億元以上。本次集中采購未能中標將給公司阿卡波糖產品未來發展帶來新的挑戰。

  消息出來后,網友們“炸鍋”了,甚至有人打趣地說“未中標概念股橫空出世”。

  事實上,在華東醫藥“官宣”之前,市場就已經聞風而動。

  1月17日,第二批國家藥品集中采購工作在上海開標,122家企業圍繞33個品種的藥品展開報價。

  據媒體報道,原研藥企業拜耳制藥的降糖藥阿卡波糖報出了讓同行震驚的低價。因此,華東醫藥的核心產品阿卡波糖(糖尿病用藥)未能中標第二批帶量集采。而擬中選的企業是拜耳醫藥和綠葉制藥公司。

  當日,華東醫藥股價放量跌停,一日蒸發的市值超過43億元。

  然而,隔了三天之后,華東醫藥才對這一消息正式公告。

  Choice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9月30日,華東醫藥的股東戶數為10.164萬戶。顯然,這十萬多投資者在上周五經歷了一場考驗。

  阿卡波糖對華東醫藥有多重要?

  為什么市場的反應如此劇烈?

  首先,我們先看看阿卡波糖是什么。

  資料顯示,阿卡波糖是一種 α-糖苷酶抑制劑,在腸道內可以競爭性抑制葡萄糖苷水解酶,抑制淀粉類分解為葡萄糖,進而減少腸道內葡萄糖的吸收,從而緩解餐后高血糖,達到降低血糖的作用。

  由于阿卡波糖主要通過抑制淀粉酶來減少葡萄糖的吸收,更加適合以米飯、面食等碳水化合物為主食的亞洲人群,因此在國內的銷售情況遠好于歐美市場。

  簡單來說,它是一種新型口服降糖藥,用于治療II型糖尿病。

  重點是,阿卡波糖是華東醫藥最大單一藥品。

  在2019年12月華東醫藥發布的《關于阿卡波糖片獲得奧地利上市許可的公告》中,有一段內容是這樣的:

  阿卡波糖片目前為公司銷售收入最大的化藥制劑產品。根據IQVIA (艾昆緯,原名艾美仕 IMS)數據庫顯示:2018 年阿卡波糖制劑產品全球銷售額為 6.47 億美元,其中中國市場銷售額為 5.49 億美元;

  根據米內網中國公立醫療機構終端銷售數據顯示:2018年阿卡波糖制劑產品中國國內市場終端銷售規模約 84 億元人民幣。2018年中國阿卡波糖產品市場份額中,德國拜耳公司占 57.26%,中美華東占 33.67 %。

  這意味著,在過去,全球84%的降血糖的藥都在中國銷售,瓜分這塊“大肥肉”的兩大巨頭是德國拜耳和華東醫藥旗下的中美華東。

  只是如今,這塊“大肥肉”短期內再沒中美華東什么事了。

  財報數據顯示,華東醫藥阿卡波糖2017年和2018年分別實現收入達20億、26億,占公司同期營收的比重分別約為7.2%、8.6%。

  值得注意的是,在去年九月的一次調研活動中,華東醫藥曾說,“醫藥企業參與帶量采購競爭,成本及產能供應是關鍵。目前阿卡波糖產品市場競爭格局中本公司仍有相對優勢!

  然而,這次“輸”給了拜耳,不因為別的原因,正是因為價格。

  此外,在去年4月,華東醫藥曾在調研記錄里面提到,“阿卡波糖作為慢病治療藥物,國家基藥品種,大醫院門診首診后的用藥逐步通過分級診療分流到社區藥房、基層醫療單位以及藥店。公司阿卡波糖目前增長的主戰場是基層市場。

  單純看樣本醫院的指標,由于慢病處方外流和分級診療的逐步實施,所以阿卡波糖在樣本大醫院的數據增長并不是特別突出,但是基層市場增長一直較快!

  這意味著,在未來一段時間,華東醫藥的阿卡波糖就只能繼續在基層銷售,而與大醫院門診無緣。

  網友質疑:

  早該公告了!

  上述種種的細節表明,阿卡波糖的“落榜”對華東醫藥的影響相當巨大。

  早間,在華東醫藥“官宣”的公告出來后,有網友馬上就提出質疑說,“早該公告了”。

  事實上,華東醫藥這份公告,的確比“市場流傳的消息”晚了三天。

  具體來說,華東醫藥是在1月17日(上周五)參與投標,當天上海陽光醫藥采購網就一口氣在“國家組織藥品集中采購”一欄里發了三條公告進行“官宣”。其中,在全國藥品集中采購擬中選結果表里面,的確無華東醫藥的身影。

  這也意味著,在上周五華東醫藥就已經知悉公司在面臨的是什么情況。但是他并未第一時間告知投資者。

  華東醫藥是否存在信批違規?

  那么,華東醫藥拖到今天才進行披露,是否屬于信批違規呢?

  對此,上海新古律師事務所主任律師王懷濤表示,“根據《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辦法》第三十條規定,發生可能對上市公司證券及其衍生品種交易價格產生較大影響的重大事件,投資者尚未得知時,上市公司應當立即披露,說明事件的起因、目前的狀態和可能產生的影響。

  根據深交所股票上市規則7.3條第三項規定,公司應在知悉或理應知悉重大事件發生時及時披露。

  按華東醫藥公告的表述,1月17日是參加投標的日期,但未寫明確公司得知未能中標的時間;但從上海陽光醫藥采購網《全國藥品集中采購擬中選結果公示》發布日期是1月17日(周五,但無法看出具體時間),而接下來的兩天是雙休日,華東醫藥在周一八點左右發布公告?梢,規定沒有明確“立即”披露具體期限,從常理來看,不能斷定華東醫藥是晚于規定的披露時間!

  此外,就算是沒有違規,但是突如其來的跌停,就該由投資者來承擔百分之十幾的跌幅么?為何華東醫藥當天不進行停牌?

  對此,王懷濤律師分析稱,根據深交所股票上市規則12.2規定,只有在應披露的重大信息存在不確定性因素且預計難以保密或者在按規定披露前已經泄露的,公司才應當申請停牌。且目前對于停牌的政策是趨于嚴格的。華東醫藥未就此申請停牌,并未違規。

  是否“及時”披露信息是關鍵

  值得關注的是,也有相關律師將爭議的點放在了是否“及時”身上。

  廣東晟典律師事務所律師兼高級合伙人毛鵬認為,華東醫藥在17日未能中標國家藥品第二批帶量集采,這符合“公司生產經營外部條件發生重大變化,主要業務將陷于停頓”的情形,屬于應當進行臨時披露的重大信息。

  本案的核心焦點在,于華東醫藥的披露時間是否符合臨時報告“立即披露”的要求!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辦法》第七十一條規定:“本辦法下列用語的含義:及時,是指自起算日起或者觸及披露時點的兩個交易日內!

  毛鵬分析稱,華東醫藥在1月17日知悉該信息,應于當日進行披露,但2020年1月17日是周五,因此其在20日披露符合自起算日起或者觸及披露時點的兩個交易日內披露的要求,也及符合及時披露的要求。

  毛鵬認為,發生重大事件“立即向交易所報送臨時報告并公告”,但“立即”還沒有見到有明確定義,即便推定“立即”應該比“及時”更急迫,華東醫藥在17日知悉該消息,中間隔一個周末,在20號披露信息,也較難認定其披露不符合“立即”的要求。

  據此,毛鵬傾向于認為,針對華東醫藥的信息披露行為,很難認定其存在違法違規的情形。

  那么,當責任出現模棱兩可的情況,投資者又該如何保護自己的利益。這類信息公告明顯晚于股價的責任又該誰來承擔?

  王懷濤表示,若投資者認為存在信息披露義務存在違規情形,可以要求證監會按照《證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條處罰,也可根據該法第六十九條要求上市公司承擔相應賠償責任!

快速索引:

_澳门赌场百家乐技巧 黑龙江十一选五投注技巧 全天快三和值计划 股票涨跌限制多少 广东快乐10分助手下载 股票微信群是真的吗 江西11选5任五遗漏 大乐棋牌游戏平台 11选5前三直选定位玩法 安徽十一选五前三遗漏一定牛 股票指数期货特点